首页 故事摘抄正文

作文《家》600字左右,家主题作文指导及精美范文

CC文学网为您推荐的文章:凉州词王翰其二带拼音,王翰组诗作品分享,可在本站搜索阅读。

凉州词 唐王翰 葡萄美酒夜光杯,欲饮琵琶马上催。 醉卧沙场君莫笑,古来征战几人回? liángzhōucí《注音版》 凉州词 tángwánghàn 唐王翰 pútáoměijiǔyèguāngbēi, 葡萄美酒夜光杯, yùyǐnpípámǎshàngcuī。 欲饮琵琶马上催。 zuìwòshāchángjūnmòxiào, 醉卧沙场君莫笑, gǔláizhēngzhànjīrénhuí? 古...

【话题设计】

当代哲学家周国平先生曾经说过:家是一只船,在漂流中有了亲爱;家是供我们休憩的温暖的港湾;家是游子梦魂萦绕的永远的岸。是啊,如果把人生看作四季,那么,家就是轮回在四季中交替在身上的衣服;如果把人生看作一次漫长的旅行,那么,家就是旅途中栖息的温馨驿站。亲爱的同学们,你对“家”有什么特殊的感受呢?请你以“家”为话题写一篇作文,文体不限,题目自拟,不少于600字。

【思路引领】

“家”是我们最熟悉的地方,也是我们生命中最温暖的地方。一提到“家”,我们思想感情的潮水就会汹涌而出,亲情、关爱、温馨、踏实、安全、力量、快乐、甜蜜……数不清的美好的词语像潮水中的跳鱼跃出水面,闪现在我们眼前。如何在纷繁复杂的生活场景中选择最适合写作的呢?同学们不妨听听老师的建议。

一.生活小事折射家庭的温馨

写作文最忌讳“假大空”,这样的文章矫情做作,读了让人感觉很不舒服,因为它“言之无物”,缺少真实感。所以老师建议大家写发生在家庭生活中的小事、真事,表达自己真实的感受。从每天上学前妈妈那永不改变的叮嘱中感受到被关怀的温馨、从爸爸疲惫的脸颊上看到建设家庭的艰辛、从陪妈妈买菜中感受亲情的美好、从对爸爸妈妈说一声“我爱你们”中体味洋溢在家庭生活中的春天般的温暖……这些真实的家庭琐事就是最好的、最能打动人心的写作素材。著名翻译家傅雷先生说:“一个人只要真诚,总能打动别人。”我们选择小事来写,抒发对“家”的热爱之情,不仅选材容易,而且富有生活气息,具有生活的真实美,还能让作者与读者的感情产生“共鸣”。时刻记住“以小见大”凸显主题的写作原则,你就不会空发议论,文章也会变得真实感人了。

二.以点带面体现构思的精巧

如果只是“就事论事”地书写发生在家庭中的小事,立意就显得不够高远,也很难使文章的主题思想更深刻。所以老师建议大家将所写的生活小事放置到时代的大背景之下,让它与时代紧密相连,让家庭小事与社会发展互相呼应,从生活小事中体现社会的进步与繁荣。这样的文章时代感强,感召力强,能充分彰显现代青年的朝气蓬勃与积极上进。“南方冰雪”“汶川地震”“北京奥运”“神七飞天”“出资救市”等新近发生的国内国际大事其实离我们并不遥远,甚至每件事都和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。学校、社区组织的“赈灾”活动在你的家中产生了怎样的震动?为了观赏自己喜爱的“奥运”赛事,家庭成员之间达成了怎样的协议?“金融危机”给你和家人带来了哪些影响?这样“以点带面”的构思会让你的文章生动起来,深刻起来。

三.灵活多变的写法让你的文章更精彩

有了好的内容还要有好的形式做辅助,才能达到“文质兼美”。这个题目下的作文宜写成记叙文,用叙议结合(一事一议、夹叙夹议等)的写法展示发生在家庭生活中的点滴小事,从中体现爱国、爱家的大主题。行文中适当运用一些议论和抒情也是必要的,但切记一定要简明,不要“喧宾夺主”。写作时还要注意设置悬念、伏笔、铺垫,使情节显得跌宕起伏,扣人心弦。在记叙的构想下,还可以使用“画面剪接”、“日记缀连”、“谈话实录”的方式行文,使文章形式活泼多样起来。如果你有太多的情感要抒发,就写一篇散文吧。通过选择不同的意象来表达你对“家”的形象、深刻的理解,用诗一般的语言把自己对“家”最美好的感受写出来,比喻、排比、反问、夸张、反复等修辞方法的运用会使文章语言更富有表现力。

【语言亮点】

1.不要说:“赤条条来去无牵挂”。至少,我们来到这个世界,是有一个家让我们登上岸的。当我们离去时,我们也不愿意举目无亲,没有一个可以向之告别的亲人。倦鸟思巢,落叶归根,我们回到故乡故土,犹如回到从前靠岸的地方,从这里启程驶向永恒。我相信,如果灵魂不死,我们在天堂仍将怀念留在尘世的这个家。(周国平《家》)

2.家里不能没有生气,我开始在阳台上大肆发展“农业”,在这远离乡土的城市高楼之上,我从花木市场里选购来散尾竹、变色木、荷兰铁、国王椰子、橡皮树、冬青、芍药、百合、瓜叶菊……我把这里集木坛、花坛、果坛、草坛、刺坛于一体,它们一日日疯长,比我长得都结实;家里的厨房也不再干净得不忍心做饭了,每天,这里的柴米油盐、锅碗瓢盆都热烈地搅合成一团,油烟袅袅,盛满人间烟火,为了收拾饭后残局,我和家人常常你推我搡,“谦虚”地称赞对方才是世界上最勤快的人;书房也开始被我肆无忌惮地摆开“战场”了,桌上沙发上到处散乱着稿纸和书籍,大部分抽屉都半开半合着,如同一只只话多的舌头。母亲还买来了画架、油画板、颜料,摆开了画画的阵势,一个外行偏偏却画意大发!那些工具家什也摆放得毫无规矩章法,书房弄得个乱七八糟。桌上堆得太满了,有时候她会顺手把一只茶杯放在地上,直到不喝了也想不起把茶杯拿走放到柜子里边去,只是不嫌麻烦地绕着它走来走去,仿佛它就应该摆在那儿。(陈染《家居琐记》)